导航菜单

1.肿瘤生殖——生殖医学的新趋势

癌症有效治疗往往会导致病人生殖能力不可逆转的损伤。生殖医学方面的一种新趋势称之为肿瘤生殖,不仅为提癌症患者供了不育治疗,且也有效的预防了生殖器官和其功能的不可逆损害。2004年布尔诺大学医院妇产科学系建立了预防女性生殖功能损伤的有效方法。文中描述了当前临床上应用的肿瘤生殖技术——胚胎和卵母细胞库,卵巢组织冷冻保存(包括可能被潜在应用的原位移植技术和促性雄激素释放素类似物体内注射保护卵巢措施)。在过去6年,在gonadotoxic治疗开始前给195位新诊断癌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病年轻女性患者提供了专家会诊。注意力放在先前描述的卵巢保护方法。提及了在实施肿瘤生殖技术的局限性。此外并给患者给出了关于预肿瘤生殖预治疗简短的建议。(Huser M,Crha I,Záková J,Ventruba P.Oncofertility--a new trend in reproductive medicine.Ceska Gynekol.2011,76(2):91-99.

 

2.肿瘤生育联盟——解决轻年癌症患者生育问题

随着癌症治疗技术的不断改进年轻癌症幸存者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是他们又不得不面临治疗后不育不孕的问题。已经建立的有关癌症患者愈后维持生育的技术主要有男性精子库建立和女性超排、体外受精、胚胎冷冻保存等。然而,及时获得病人转诊信息和专业护理协调方面的障碍限制了病人对所有可用的选项的获得。此外,对于不能推迟他们的癌症治疗或无法接受激素干预的青年女性和女孩来说可供给的选择极少。肿瘤生育联盟是一个由相关研究人员建立的网络,在这里医生和学者为轻年癌症患提供生育力保存选择。研究社会、伦理和法律等方面影响也是肿瘤生殖联盟的一个重要研究部分,在患者决策过程中关于如何获得这些新兴生殖技术方面为他们提供新的视角。肿瘤、生殖医学、社会科学、法律、教育、和人文科学方面的专家相互协作共同致力于开发下一代生殖干预措施,促进学者、临床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交流, 确保年轻癌症患者在其未来可拥有一个家庭方面他们可以获得最合适的信息和选择。Woodruff TK.The Oncofertility Consortium--addressing fertility in young people with cancer. Nat Rev Clin Oncol.2010 Aug;7(8):466-475.

3.男性癌症治疗期间及治疗后生殖安全性评价

生育担忧是肿瘤患者治疗过程中经常出现的问题。需要生育的男性癌症幸存者面临治疗后自然受孕或者辅助生殖过程中他们的精子是否安全。使用化疗或放疗遗传受损精子的生育风险包括胚胎发育受损、流产以及先天畸形等,但对遗传毒性持续评价普遍缺乏共识,使得对该风险程度的准确的量化评价难度极大。化疗药物通过精浆传播是另一大潜在风险,目前尚未对其进行评估。精子染色体非整倍体率和DNA分裂指数可作为评估基因组损伤的方法,在遗传咨询工作方面有潜在用途。最终,我们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来阐明它们之间的差异,建立一个更强大的证据体系,在此基础上制定临床指南,为癌症病人治疗后生育决策选择提供帮助。Choy JT,Brannigan RE.The determination of reproductive safety in men during and after cancer treatment.Fertil Steril.2013,100(5):1187-1191.

 

4.男性应对癌症-生育问题:将社会性放进生物心理社会的方法

目前有关不育与癌症社会服务和研究方面的生物心理社会方法对社会层面的关注太少,此外,现有的癌症相关男性不育研究主要是通过建立精子库来完成,尽管生育相关的社会舆论长时间被认为对心里健康有不理影响。 文章关注了社会影响力是否影响28位南亚和白人癌症幸存男性受访者和他们的专业护理人员生育相关的经历。结果从以下几个方面报道:管理带来的耻辱;性别与男子气概;生育状态不明确性;与精子的关系;为父之道的意义。性别和其他社会影响是模棱两可,不固定和微妙的,尽管它功能强大。组合既不是标准的,也不是静态的,表明了职业医师刻板做法的危险性,/或对可育、不育男性社会同质性认定,可育、可育男性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应有的社会期望值。有关男性重要的社会角色以及心理容受能力和身体状态的社会结构和态度似乎影响到了经历。如果职业医师积极积极地致力于社会关注带来的影响,男人可能更容易被感化,包括就业和金融问题在内,他们的感知能力上把履行一个父亲的职责去作为一种方法提升性别和生育的相关问题。Crawshaw M.Male coping with cancer-fertility issues: putting the 'social' into biopsychosocial approaches.Reprod Biomed Online.201327(3):261-70.

5.肿瘤生育与男性癌症患者

肿瘤生育作为一门学科在男性癌症患者的治疗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辅助作用。尽管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做过强烈的建议,但许多临床医生在男性恶性肿瘤治疗过程中未能坚持把生育保护作为一个常规的卫生保健因素纳入治疗方案。参与肿瘤患者治疗的大夫应该意识到他们的处方治疗对生殖潜能的影响,就像他们应该意识到癌症治疗潜在危害对肾脏、肺和肝等重要器官产生影响一样。大夫应该与病人讨论关于这些治疗的潜在不良影响,或咨询生育保护专家去和患者探讨这些影响和选择生育力保持手段。精子的冷冻保存仍然是保护男性生育能力的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它简单易行,存储了有活力的精子以应对治疗后不育。辅助生殖技术(ART)的使用,冻存精子最终可以行使成功的父权,  即使在保存精子数量极少的情况下。而精子冷冻保存通常是青少年和成年男性的一种选择,对于青春期前男性生育能力保持来说是一个更有挑战性的问题。迄今为止,在这些癌症男性生育能力保存方面没有被临床证明了的可行的方法。然而,一些中心在IRB的监督下的确提供一些实验方案,比如这类男性睾丸组织冷冻保存。希望有一天科学研究取得突破使得这些患者睾丸组织中不成熟的生殖细胞通过体内或体外方法完成生育过程。最后,研究表明当患者生育保存问题得到解决后他们会最大程度地尊重大夫。而肿瘤护理往往充满了时间限制和紧急治疗等问题,男性生育力保护措施通常可以快速执行且不影响肿瘤治疗。Trost LW,Brannigan RE.Oncofertility and the male cancer patient. Curr Treat Options Oncol.2012,13(2):146-160.

6.肿瘤生殖和儿童与年轻人生育能力保护

随着年轻癌症幸存者人数的不断增加,  生育力保存问题显得更为重要。本综述描述了正常卵巢和睾丸功能,总结了化疗和放疗对性腺和子宫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所有的年轻癌症或白血病患者在治疗开始前应该有生育预断。精子和胚胎冷冻保存被认为是一种标准化保存措施,被广泛用于那些有高度不孕不育风险的人。对于青春期前的女孩来说,如果有高风险提前绝经可能则应该考虑卵巢组织冷冻保存,但对青春期前的男孩来说,在当前的临床中仍然没有成功的技术手段可用。Wallace WH.Oncofertility and preservation of reproductive capacity in children and young adults. Cancer.2011 May 15;117(10 Suppl):2301-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