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人类生命始终处于一定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及人为环境中。自然环境中物理、化学以及生物等因素均可导致生育能力下降、不孕不育、流产、早产、胎儿生长受限、先天畸形及子代性别比例失调等。分析研究自然环境因素对生殖健康的影响作用及其机制不仅能够为生殖疾病的诊断提供依据,而且有利于生殖疾病的预防和治疗。

一、物理因素

气象条件中光周期是协调生殖与环境同步的主要因素,而依赖于光周期的褪黑素则在生殖节律性的内分泌调控系统中处于中枢位置。环境中高温应激损伤DNA完整性降低精子的受精能力,诱导分化生精细胞凋亡造成短期不育;电磁辐射造成男、女性不孕不育,自发流产早产和先天畸形。

二、化学因素

迄今已有数十种化学物质被证实具有生殖毒性。一些化学物质在环境中降解缓慢,通过食物链富集于人体,影响激素的产生、释放 、转运、分解、清除,改变体内激素水平和/或与激素受体结合,产生类似雌激素或抗雄激素作用,被称为环境雌激素。环境中铅、镉、汞等重金属,氯化物、苯等有机溶剂及一些药物均有环境雌激素的作用,环境雌激素对雄性生殖系统的影响表现为:性腺发育不良,生精细胞、支持细胞、间质细胞数目减少,精液质量下降,精子数目减少等。环境雌激素可以激素受体激动剂或拮抗剂的作用方式,模拟或阻断靶细胞对相应激素的反应,引起卵母细胞染色体畸变、影响受精卵的发育和着床、干扰胚胎发育关键性基因的表达,导致胚胎发育及分化异常,使子宫内膜异位症、多囊卵巢综合征等发病率增加。烟草中的尼古丁等生物碱、苯并α-芘、镉以及吸烟引起的氧化损伤、精子细胞易损伤性增加和自我修复能力下降等多因素的共同作用,可引起精子畸变。在妊娠期吸烟母亲的男性子代精子密度、精子总数均少于不吸烟母亲的男性子代,精子正常形态比例,活动率及睾丸大小也有差异。酒精具有睾丸毒性,可降低精子密度,增加精子畸形率,导致不育。母亲妊娠期过度饮酒可导致胎儿生长受限和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特别是脑功能的发育障碍,导致智力、注意力及学习能力下降。

三、生物因素

各种致病微生物造成的生殖道感染严重影响生殖健康造成不孕不育流产早产新生儿出生缺陷等。